首页 > 理工 > 其它相关

油荒 体制观念之慌

【关键词:理学】 
【摘要】总而言之,广东油荒为全国敲响了警钟,中信出版社新近出版了一本美国能源专家保罗•罗伯茨新著——《石油的终结》,作者指出,全球的石油产能已经逼近颠峰,今后石油的价格和供给将进入一个动荡的时期,如何应对未来的石油危机对于世界各国政府将是一个极为严峻的考验。

广东地区出现燃料油短缺,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经济运行局巡视员李扬8月19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从宏观层面分析,当前国内成品油的生产、消费、库存和进出口情况总体正常,供应上有保障,不存在出现油荒的可能性。他认为,近期广东相继受到台风“海棠”、“麦莎”,热带风暴“珊瑚”的影响,而辽宁等地连降大雨,影响铁路重载列车通行,广东从外省特别是从东北地区正常调运成品油资源渠道受阻;国际原油价格持续上涨,部分企业预期因素和部分人炒作也是造成广东成品油供应紧张的原因。

按照国际公认的标准,在需求不变的条件下,石油及燃料油供应量低于上一年度8%,即可被认为“石油供应中断”--油荒。由于中国经济正在处于快速上升的阶段,GDP增长非常迅速,特别是工业增加值的上涨长期维持在10%-20%之间,一些地方甚至超过20%。而广东是一个长期保持快速增长的地区,不要说是供应减少8%,就是不减少,对于经济发展影响已经等于“供应中断”。至少对于广东地区而言,一个个加油站前长长等候的车队告诉我们,“油荒”是不可否认的实际情况。

面对供应出现的短缺,国家已经采取了一切措施缓解了问题。国家再度积极组织向广东地区调运燃料油,加大成品油的市场投放量。从8月16日起,中石油、中石化向广东地区每日供应8至9万吨燃油,大大超过广东6万吨的日需求;该区域的炼油厂继续加大成品油产量;国家还加强了成品油运输的调度和衔接,完善了供应系统,强化了保障措施。

但是,我们不得不提醒,“广东油荒”仅仅是一个预警,他反映出我国能源体制上的深层问题,对于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这个问题不能上下从根本的转变认识,寻得有效的解决措施,心惊肉跳的事情恐怕还会接踵而至。

无备自慌

引发广东油荒最直接的原因是没有建立有效的储备体系,整个石油供应系统缺乏必要的储备。在需求和供给之间没有一个缓冲机制,导致市场的调节应对能力出现了问题。

广东是一个经济发达,发展迅速,同时又完全依赖于外部能源供给,特别是高品位能源需求旺盛的经济区域,没有建立一个行之有效的能源保障体制,在全球是少见的。然而,广东的问题又是整个中国能源现状的一个折射。

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快速崛起的大国,至少需要建立四级石油及成品油的储备体系才能确保石油安全。1、国家战略储备体系;2、地方燃油保障体系;3、供油企业储备体系;4、需求侧自储备体系。同时需要完善“实品储备”和“虚拟储备”两种市场选择,以及发展建立商业化的社会储油服务机制。

国家战略储备体系:这是国家层面建立应对未来国际重大突发事件的大规模储备体系,以原油为主,兼存少量成品油。它的主要任务是应对国际上发生重大的事件,导致国家石油供应中断。比如上世纪70年代的石油禁运,或者美国可能的攻击居于海湾口的伊朗一类的事件。就国家层面,从国家财政支出中列支一笔必要的资金进行石油储备,至少需要储存相当于90天纯进口量的石油,同时还要考虑发展因素,每年有所递增。国家储备石油无异于国家储备外汇,比购买美国国债更加安全,如果资金充实,可以将国家石油战略储备扩展到120天。国家战略储备是不能轻易动用的,但是石油储备需要经常更换,以保障油品质量,根据美国经验,可以考虑将部分储备参与平抑油价的运作,原则不超过1/4的储量参加调节,以威慑石油的过度投机行为。

地方燃油保障体系:中国由于幅员辽阔,存在着发展程度与资源配置都不够均衡的问题,地域的差距和各地经济的相对独立性成为一种中国式的发展特色。地方要保障自己的国计民生的稳定,必须承担一部分相应的责任和义务。同时,中国还是一个自然灾害频发的国家,台风、洪水、地震等自然灾害都会直接影响地方的石油供应,而燃料油又是抗灾工作的主要资源,要保一方平安,地方必须储备一部分必要的油料,主要是成品油,总量不应少于当地一个月的实际需求量。这些产品油应该根据市场需求分散储备,资金来源应该从地方财政和地方燃油附加费税收中提取,专款专用。此外,地方政府应该建立机制,掌控区内各种油品储备情况,建立应急调动程序。

供油企业储备体系:供油企业有责任、有义务、有必要储备石油或成品油,储备比例可以根据这些企业对该地区的供应系统情况视情决定,各地政府可以通过立法设置市场准入门槛,强迫石油供应企业承担这一责任。石油供应企业的储备不仅可以保障市场供应,更重要的是可以有利于平抑油价,遏制炒作,减少供应企业自身的经营风险。

需求侧自储备体系:大的油品用户应该积极参与储备,这是保障自身经营安全的最有效的方法,特别是发电厂、铁路、大型运输企业等用油量大的企业,应该自行建立储备机制。这是稳定成本,保持市场竞争能力的必要措施。

推动需求企业参与石油及成品油储备,需要建立实品储备和虚拟储备两种机制,前者是直接采购石油产品进行储备,后者是依靠期货交易进行计划采购的远期安排。需要国家建立相应市场,辅导企业根据实际生产计划与长期合同,安排远期采购。各地应该建立一批有经验、有信誉的油品期货服务公司,为有此类要求的企业提供服务,政府同时也要强化监管,防止期货服务企业利用用户预支资金进行投机。同时,各地还应该建立储油服务公司,这些公司应该肩负起协助没有油品储备条件的企业进行社会化储油,也可以帮助地方政府和供油企业进行储备,同时负责相关的运输配送业务。

只有全社会积极参与石油的储备,才能保证稳定可靠的石油供应。充足的储备能力,对于遏制石油投机炒作,平抑全球油价也是一幅灵丹妙药。

与国际接轨并非救世良药

有病不能乱投医,更不能乱吃药,因为用药不当可能治好了感冒,搞坏了肝肾。解决问题要考虑代价和后遗症的问题,要从全局考虑问题。

中国和印度经济的高速成长,使两个国家成为全球新增石油需求的主要动力,但两国均存在着石油储备能力不足,期货驾驭能力太弱,相关管理机制不健全和国家管理能力不完善的问题,造成这两个新兴的巨大市场于国际市场之间几乎没有缓冲机制,不论国际价格如何暴涨,都会下单购货,这个缺失使国际游资陷入亢奋。自网路泡沫破灭之后,国际上大量闲置资金开始寻找新的猎物,他们首先锁定在房地产行业,致使全球性房价急遽上涨。目前的房地产价格,特别是美国和其他西方发达国家的房地产价格已经大大背离的实际价值,迫使国际风险投资者们自己到感到恐慌,他们不得不又一次寻找新的猎物,石油自然成为了新的“目标”。根据有关机构分析,全球大约8万亿美元的游资汇集在石油期货市场,特别是那些规模巨大的对冲基金,一边在期货市场,一边在股市进行对冲,这也是导致国际油价据高不下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广东油荒之后,人们陷入愤慨,燃油消费者和媒体普遍认为,导致油荒的主要原因是垄断,是市场开发度不足,是中国的石油价格没有与国际接轨,许多人认为只要价格接轨就可以解决油荒。我们承认上述原因确实与油荒存在着因果关系,也许我们将成品油与国际接轨很快就可以解决问题。但是,我们必须考虑采取这个解决方式可能引发的后果。毛主席曾经说过,旧的矛盾解决了,新的矛盾又会来。所以,我们在解决旧矛盾的同时,必须研究分析因为不同的解决问题的办法,可能引至的“新矛盾”可能造成什么样的新的经济社会代价。

发改委能源所戴彦德副所长认为,在解决石油供需和价格问题上,不能简单强调“国际接轨”。石油是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物资,不同于一般商品,在价格形成上也不能等同于普通商品。油价形成机制的改革,要放在整个国民经济体系、能源体系中加以考虑,国家对油价保持一定的控制力是有必要的。我国的原油价格已经与国际接轨,综合考虑国民经济和能源现状,不能简单强调油品价格与国际的接轨。

当前,我们简单地将国际油价和国内油价直接接轨,由于我们储油能力不足,中石油和中石化已经形成垄断格局,且期货驾驭能力非常薄弱,必然吸引更多的石油炒家蜂拥而入,全球油价就会更加水涨船高,消费者的利用将会受到更大影响,全球经济也会可能因此出现衰退,到时候也许会出现有油加不起,甚至大规模失业的风险。

中石油和中石化当然希望油价与国际并轨,作为企业的收益将明显增加,因为他们的石油不仅仅来自国际市场,至少有一半是中国的油田供应的,生产成本远远低于国际油价。如果并轨,国内的油就可以跟着国际市场卖个天价。但严格的说,国内资源不能说是中石油和中石化的,是国家根据社会分工安排他们来运营管理,但是这些资产是国家的,也是全体国民的。你愿意种你地的长工,按照市价把粮食卖给你吗?在中国,特别是经济落后,且资源丰富西部地区,将资源以及为低廉的价格,甚至无偿供应央企,自己却不得不按照国际市场价格购买自己的资源,而且还要承受因为央企不能承担平抑油价义务造成的油价飞涨,这合理吗?

中国的油价确实偏低,这是不利于节约资源的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实施,应该逐步提高油价。但是所提高的油价不能中饱某几个企业的私囊,应该推进国家的能源整体战略。所以我们一直建议国家建立能源的资源环境税,将税收专款专用,不仅可以用于支持节能和各种能源代替技术,也可以用于建立石油储备等保障石油供应安全和平抑油价的体系。

地方政府要保好一方平安

广东油荒对于地方政府应该是有经营教训的,油荒之后有必要认真总结。中国是一个从农耕文明迅速进入工业文明的国家,我们对于能源问题在发展和国计民生中的重要性的认识远远不够。西方工业国家为了能源资源经历了无数的战争,是依靠数以千万的生命建立起来的认识。普通中国人,企业家和政府官员,各级政府主管领导,对于能源的认识和综合知识少的可怜,因此,我们很难建立长远的能源战略。

美国政府的核心任务是保障美元的能源供应,为了有效执行这一任务,国家机器都围绕着这个核心任务进行运转,外交、军事、情报、安全、金融等战略均需服务于这一战略目标。无论联邦政府还是各州政府,保障管辖区域的能源供应是第一件要务,因为,没有能源国家或城市将陷入瘫痪,社会将陷入混乱。因此,各级政府都会直接插手辖区的能源供应和应急机制。日本和西欧也是采用了同样理念和类似体制维护国家的能源安全。

广东这样一个大省,经济规模相当于一个欧洲的中型国家,产品行销全球。但是,能源管理上如同一个“被大人牵着手过马路的孩子”。将鸡蛋全部放入别人的篮子,出了问题能够怪谁?问题是政府不应该将老百姓的利益都放在别人的篮子里,若是这样还要你干什么?

石油是工业的血脉,地方必须建立自己的造血机制,建立自己的血库,同时要保证自己的血脉畅通。可以通过地方人大立法,建立地方油品经营准入机制,要求供油企业必须存储必要量的油品,库存情况政府需要随时知情,在紧急情况下政府应该有权支配。地方政府可以于石油公司合作,也可以独立组织公司运行,直接参加石油储备,决不能完全依赖于中央政府的战略储备为自己解决问题。制定一些措施鼓励企业储油,帮助和支持企业参与油品储备,同时政府应该随时了解区内储备状态,并在必要的时候有偿调用。与周边省份和国家建立合作机制,在必要时进行互相支援。

政府应该鼓励支持地方能源企业,特别是一些较大规模的国有企业参加期货交易,尽管初始阶段经验不足可能会交一点学费,但是不能求全责备,努力提高中国企业的期货驾驭能力。在深圳东部有南山和月亮湾两个电厂,总装机超过100万千瓦,每年消耗80~100万吨燃料油,但是由于国有成分为主,企业管理者担心期货交易的责任问题,一直不敢参与交易,致使在近两年油价不断上扬中,企业蒙受巨大压力。

1998年世界的石油价格曾一度低于10美元/桶,2003年全球石油价格也在25美元徘徊,然而今天,2005年8月28日,纽约的石油期货价格已经超过70美元,高盛公司专家预言,油价将会突破100美元,全球的能源专家公认“廉价石油的时代”已经过去。在油价高企的时代,地方政府如何有效组织企业和民众积极应对这一变化,这将是一次对于执政能力的严峻考验。

各级政府应该积极制定地区的能源综合战略,制定地方有效的管理机制、税收制度和法律环境。特别是节能应对战略,采用什么样的办法来推动节能技术和产品的应用普及,需要各级政府作为一项长期工作给予落实。

总而言之,广东油荒为全国敲响了警钟,中信出版社新近出版了一本美国能源专家保罗•罗伯茨新著--《石油的终结》,作者指出,全球的石油产能已经逼近颠峰,今后石油的价格和供给将进入一个动荡的时期,如何应对未来的石油危机对于世界各国政府将是一个极为严峻的考验。
更多 >>
热门分类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