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工 > 其它相关

从石油时代走向后石油时代

【关键词:理学】 
【摘要】石油是经济的命脉,石油是战争的血液,石油是流动的金子。进入二十一世纪,尤其是近两年来,石油资源和环境问题已成为制约世界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瓶颈。石油市场动荡起伏,石油争夺惊心动魄,原油价格狂飚不息,使人们对石油供应前景和价格未来走势越来越难以判断。石油供应安全问题已经成为人类未来面临的严峻挑战。无论是全球高峰会议,还是世界经济论坛,无论是多边会议,还是双边会晤,石油问题往往是必谈的热门话题或头号议题。

秋冬之交,法国冈城举办了一次为期三天的国际石油会议。来自美洲、欧洲、亚洲、非洲以及国际组织近三十位政界经济界人士、专家学者和环保人士与会发表演讲并回答听众提出的问题。演讲人中有约旦前任首相马斯里、尼日利亚能源部长道克鲁、法国前任外长维特里纳、世界银行顾问萨拉梅赫、欧佩克前任主席、通用公司能源顾问博萨纳等。笔者作为中国唯一的学者应邀与会,并发表演讲和回答相关问题。

距离法国首都巴黎约220公里一座约20多万人口的小城市,如此关注世界石油问题,承办这样类型的国际会议,足见石油问题之重要,已牵动了全球各个角落的神经。演讲人从不同视角来阐明石油与战争、经济和地球的关系。从会议进程来看,尽管人们对石油问题的看法各抒己见,存在差异,但是其中有些提法颇有参考价值,值得人们思考。

一、 后石油时代

当前世界形势风云变幻,错综复杂,世界经济正处于转型期。国际石油市场的变化和发展离不开世界政治、经济的变迁,石油供应格局和消费结构也在发生深刻的转折性变化。市场行情已从1999年供过于求的疲态行情转为供应偏紧剧烈动荡的态势。各国已把石油发展战略作为国家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外交战略的重点之一。

油价高位强势震荡,持续时间之长、影响之广,是70年代两次石油危机以来所罕见,至今难现转机。油市动荡,油价飙升,是石油工业发展长期积累的矛盾的集中反映,是国家地缘政治对国际油市影响日益加深的必然结果,是国际油市垄断性和缺乏有效调控监督机制的表现。石油产业链中的几个重要环节出现了裂痕。专家们说,投资不足,70年代发现和开采的大油田产量早已呈下降趋势,需求增速超过产量增速,炼油厂产能不足等现象早已存在。油市变化不是一时冲动和偶然的短期现象,而是反映一个时代的变化。法国总理德维尔潘说:“世界正在走向后石油时代”。

世界能否保证稳定的石油供应安全存在着许多变数,已成为挥之不去的阴影。石油供需前景的不确定性、供需和储量分布的不平衡性、油价波动的不稳定性,导致石油市场一直陷于脆弱的平衡状态和隐藏着巨大的风险。法国石油研究所认为,“20年前新发现的石油储量已经低于消费量。据美国能源研究机构估计,石油企业每年找到120亿-150亿桶石油储量,而全球每年消费量为300亿桶,想要在地球上发现另一个沙特几乎不可能”。世界银行顾问萨拉梅赫说:“人类未来将面临石油短缺。”

越来越多的观察家认为,如果不能发现更大的储量,石油开采量可能在20年-25年内开始下降。多年来北海、印尼和美国的油田产量自然下降率已日益彰显。美国在过去是第一产油大国,自给自足,如今其石油消费的73%要依赖进口。

从1859年人们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用中国挖盐井的技术打出世界上第一口油井以来,世界对石油的渴求和使用已走过了近一个半世纪的历程。当人们回首石油产业经历100多年的风风雨雨就会发现,石油给20世纪带来繁荣和文明。因此,石油专家们说,20世纪是当之无愧的石油世纪。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海上行的、家里用的,几乎都与石油有关。不论人们是否意识到,也不管是在哪个国家,他们都已直接或间接地同石油结下不解之缘。石油在当今时代大可影响战争进程,左右世界局势,小能影响个人生活,作用非同寻常,深为世人所关注。但同时,石油的开发和使用,也对自然环境和国际政治关系造成严重影响和祸害。

上个世纪石油储量和产量充足、开采容易、价格低廉,可是现在,尽管有人有不同的估计,但是发现大油田的几率越来越小,开采成本越来越高,价格日益攀升。世界银行估计今明两年的国际原油均价将分别为每桶53.6美元和56美元,高于2003年和2004年的28.9美元和37.7美元。石油资源的约束度越来越制约经济的发展。人们已经开始意识到,石油廉价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近两年来,关于石油快要耗尽、石油产能已接近“巅峰”、廉价石油时代已近暮年的呼声甚嚣尘上。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历经100多年不间断地开采和无节制地使用,已经使石油市场变得越来越脆弱。一有风吹草动,或者气候变化,或者石油设施遭到破坏,就会引起轩然大波,油价飞涨。作为一次性能源的石油,其绝对储量越来越少。

这一切给我们提供的信息是,油市已经走出低迷期,石油需求不可能急剧下降,低油价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石油供应的下降趋势不可避免。世界石油产能正在走向巅峰期,石油作为不可再生资源终究是有限的,不是取之不尽的资源,勘探和开采技术的提高只能推迟生产巅峰期的到来,不可能改变巅峰期这一事实的存在。世界银行顾问萨拉梅赫发出警告:全球面临石油短缺的时代正在渐行渐近。越来越多的观察家认为,世界已经进入后石油时代。

二、 人类面临石油安全的挑战

法国石油研究所所长阿佩尔说:“当前石油供应安全面临三大挑战,一是石油需求不断增长使现有资源产量难以满足,二是矿物能源迟早要枯竭,目前没有替代能源能担当石油的角色,三是无节制地使用石油已对环境造成巨大的压力”。人们说,石油供应的瓶颈问题,已经给世界经济的可持续发展造成巨大的压力,如汽车大量排放尾气。

世界银行顾问萨拉梅赫说:“即使科学技术有突破而找到替代能源,至少需要20年-25年”。国际石油问题专家温谢尔说:“当前油价暴涨,后石油时代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具有战略意义。”他说,我们正在返回石油产量下降的阶段,2005年油市动荡标志着石油产能正在进入巅峰期,从1965年以来,世界探明可开采储量一直在减少。

今年是国际油价连续上涨的第六个年头。按价值规律和常规思维,在供求关系基本平衡的情况下,油价不应该如此疯涨。需求增加、库存下降、投机炒作、美元下跌、地缘政治、气候变化、政策偏差,是造成油价飙升的直接原因。但是,这些周期性的、突发性因素主导短期油价。当前油市动荡,油价飙升是供求关系基本面与地缘政治、突发性事件、石油生产国和消费国的能源战略变化等非市场因素相互交织共同作用的结果,而非市场因素的影响正在日益加大。但是更深层次的原因是结构性因素决定油价长期走势。高昂的油价源于石油生产和消费发生结构性变化,其表现是:1、需求持续增长。上世纪30年代以来,全球石油需求量已增加了20倍,而产量增长速度缓慢,跟不上需求的增速;2、石油供应国生产扩张能力不足,资源约束度增加。过去由于油价长期低廉,对石油产业的投资明显不足,使石油产销链的几个重要环节出现裂痕;3、目前大部分产油国油田开采率都在自然下降,而近三十多年来,又没有发现大的油田;4、非中东地区的油气资源开发难度大、投资成本高,有些储量还未探明,难以填补因老油田逐渐枯竭而出现的空缺;5、OPEC的剩余产能已接近极限。从过去十年的剩余日生产能力的600万桶降到目前150万桶,是30年来的最低的剩余产能,短期内难以改观。

经济增长和人口增长是全球能源需求增长最重要的推动力。全球GDP预计从2000年的49万亿美元增加到2025年和2050年的108万亿美元和196万亿美元。世界人口将从2000年的60亿增加到2020年的80亿。工业化、城镇化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将大大增加对能源的需求。而石油在当今能源消费中占核心地位,其所占比重为40%。OPEC的产能目前已接近极限,而非OPEC产油国扩大产能的潜力不大,在过去二十年约占全球原油产量的60%以上,而近几年产量在减少,2003年的原油日产量为4740万桶,预计到2010年将降到4590万桶。

三、 石油正在演变成金融产品

专家指出,今天的国际石油市场已不再是简单的货物交易市场,而是全球金融市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自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国际上一些大银行、投资基金和其他金融投资者,通过远期商品交易以一种非常隐蔽的方式来决定商品价格。目前世界上2/3的原油价格是在伦敦国际原油交易市场,以投机下赌注方式决定的。金融集团可以操纵石油价格的起落,而参与投机的各大金融资本主要来自西方国家,高油价对石油出口国来说有利,但最大的受益者依然是西方工业大国的石油寡头和金融投机商。OPEC作为控制石油供给的卡特尔,自1960年成立以来,一直是国际石油市场的主角和稳定器。而当今国际油市已由昔日的少数寡头市场变为相对大范围的垄断竞争市场,生产与供应日益呈现多元化、分散化趋势。据国际能源机构统计,1993年OPEC占世界石油产量55.5%,目前只占1/3左右,其影响力已难显昔日雄风。

当前国际油市运行表明投资基金是操纵国际油市的主要势力,近几年来,股票投资收益低于大宗商品期货交易,大型银行、对冲基金和其它投机资金不断涌入石油期货市场,使原油期货成为一种金融投机工具。也有专家认为,国际石油市场的价格一直被两股主要势力操纵着:一股势力是控制着世界上大部分石油资源的国际大型跨国石油公司,这些跨国公司经常利用其强大的资本实力人为地抬高和压低计价期内的期货市场价格。另一股势力就是投资基金,以往国际石油期货市场一天变化0.5美元/桶已经属于比较大的波动,而近两年来,一天涨跌2美元/桶也不稀罕,这与基金在其中的作用密不可分。

四、 石油与战争的关系

上个世纪在充满血与火的两次世界大战迷雾背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左右着战争,这就是石油。当前世界对石油的依赖性越来越强,石油已不仅仅是一般的初级产品,而是战略商品,因此石油与政治、军事、经济、环境都密切相关。长期以来围绕着争夺资源和控制石油定价权的斗争一直影响着石油市场的正常运行。

尼日利亚能源部长道克鲁指出,当前石油市场的变化取决于力量的对比,金融力量、经济力量、政治力量、军事力量对油市的影响在日益增大,这就是当前油市动荡、油价飞涨的根源和关键因素。同时一些西方国家的跨国公司也通过市场来控制石油资源的配置和价格,可以说油价从来都不是单纯由供求关系来决定的。随着争资源的斗争日趋激烈,石油市场中的政治味变得越来越浓。

石油是稀缺性的不可再生资源。而世界石油资源的分布极不平衡,60%以上集中在局势动荡的中东地区,而一些大国出于其战略的需要,正在展开争夺石油资源的斗争。多年来,美国一直苦心经营,近几年更通过发动阿富汗、伊拉克战争,冲击旧的石油供求格局,加强控制中亚、中东地区的石油资源,主导世界石油市场,保障石油长期供给。约旦前首相马斯里说:“超级大国发动战争如攻打伊拉克,打乱了世界石油供应格局。”纵观二十世纪的多次战争,无不蒙上争夺和控制石油资源、石油运输通道和石油市场的阴影。石油多次成为发动战争的直接或间接的借口。两伊战争、英国因与阿根廷在马岛问题上的争议而不远万里进行马岛战争,都与石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海湾战争更离不开石油这只无形之手的操纵,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是为了控制更多的石油资源,美国出兵海湾也是为了控制海湾石油资源和运输通道。进入二十一世纪的反恐战争也有着争夺石油资源,确保石油供应的企图。美国军队打着反恐的旗号进军中亚地区,是看中里海的石油,同时也觊觎非洲生产石油的地区。争夺石油和控制石油定价的主导权,是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与OPEC争夺的焦点。资源战略历来是全球地缘政治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石油安全也就成为各国考虑经济和国家安全最关注的重点之一。

五、 自律和科学

国际能源机构预计,全球原油日需求量将从2004年的8200万桶增加到2030年的1.4亿桶,其中发达国家增加25%,而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的原油需求将增加三倍。而世界石油供应量下降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人类不改变现有的经济增长方式和消费方式,石油资源枯竭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传统经济学理论在计算石油价格时没有充分考虑石油的不可再生性和使用石油对环境的破坏成本,也没有考虑社会成本,其结果必然是定价偏低,促使人们过度依赖石油和无节制地生产和消费石油。

面对石油供应安全的挑战,各国都应当自律和采取科学的态度来保护石油资源、开采石油资源、使用石油资源、管理石油资源和配置石油资源,建立防风险机制,大力提倡节约能源的增长方式和消费方式,调整产业结构、产品结构和能源消费结构、健全法制。同时,在经济全球化不断发展的情况下,一国的能源安全问题已演变为全球性问题。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集团,都不能单独解决能源安全问题,只有通过国际合作才是根本出路。各国在能源问题上要采取合作的态度,要为人类子孙后代的生存和发展负责,不能滥肆无节制地消费能源,更不能为了独占和控制石油资源来推行霸权战略,在国际合作中要平等互利实行共赢。这就是冈城国际石油会议给人类发出的明确无误的信号。
更多 >>
热门分类
推荐文章